当前位置:主页 > 80后聊印刷 >
印刷厂在哪儿?
因为业务关系,我经常会去拜访一些北京的中小型印刷企业,让我出乎意料的是这些企业的地址偏到无法想象,一家位于北京西北角一个种满桃林村庄深处的平房,如果没有一块早已锈迹斑斑的招牌上写着印刷企业的缩写,全然不会发现。另一家在北京南部西红门的铁道边上,破旧的厂房窗外不过半米就是呼啸的火车飞驰往来,厂房内也是极度狭小,印刷车间中间是一台海德堡印刷机,四围摆上印刷品和纸堆,走路是需要侧着身子走的。还有一家虽然在三环边,但旁边就是一个五金市场,如果不曲扭拐弯走过几个关键路口,根本就无法寻到这家“大隐于市”的印刷企业。
 
我暗自感慨,这些“隐蔽”的地方我们的印刷企业都是怎么找到的?这样的地理位置就算是干任何不法的勾当也是很难被查到的吧。此前领教过深圳八卦岭的印刷企业就像居民住家,一栋楼的不同楼层都是印刷厂。在北京,看到偏居一隅的印刷企业们,看不到市场的繁华,“打入冷宫”、“边缘化”等词汇倒是飘入脑海。
 
和客户聊起为啥选这么偏的地方,一家企业的总经理一句话就给总结了:这里是房租和离客户距离的最佳平衡点。也就说,印刷企业既要不断压低成本,寻找低房租的厂房,也要选择距离客户更近的地方,以巩固市场份额同时节省物流成本。一直列属在“城市工业”的印刷行业,一方面依靠城市居民聚居所带来的巨大商业市场需求而存活,另一方面又依靠城市劳动力的精细化社会化分工而生产。离不开城市的印刷,却渐渐被逼到城市的角落,是不是又再次印证了难以摆脱加工业地位的印刷的尴尬?
 
但这却可以在历史上找到一些佐证,明朝初期江南地区的印刷行业作为城市工业还位于内城,而伴随超大城市的发展,到了明末清初,印刷业已经慢慢全部迁移到城市外城,或者附近的乡镇。而作为比较的样本,同为城市工业的碾米业全部移到了城市周边的卫星城镇,而丝织业则没有发生迁徙,几乎全部位于城市内城之中。这是因为类似碾米业这种需要消耗大量原料,并产生大量废料的行业,同时生产工艺简单和产品附加值低,已经无法适应城市商业的竞争,而被逼出城市。而丝织业同理,不会消耗大量原材料,也不会产生什么废料,丝织师傅超高的工艺也使得产品的附加值非常高,自然可以在城市商业中屹立不倒。印刷业倒是在行业内实现了分裂,那些制作简单的年画、信笺等印刷品的企业都无奈离开城市,而书籍印制的企业却依然留在内城。所以你看,原来是产品附加值这项标准树立了去留城市的标尺。
 
最近,北京印刷的聚集地之一——西红门正在大举拆迁,不乏一些知名印刷企业正迁到更远的地方,有的甚至要迁出北京,落户河北。而印刷去哪儿?换一个思路,作为城市经济的印刷如果产品附加值更高,是不是就不会落得如此境地?逼走印刷的可能并不是什么政策,而是这残酷的城市商业竞争下,你的产品附加值如何?
 
所以,你的印刷厂会去哪儿?

备案编号:京ICP备140559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