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80后聊印刷 >
印刷互联网平台之争背后
某日在印刷行业一个微信群中,有人贴出了《张训嘉披露长荣健豪云印刷细节》一文,主要介绍了长荣健豪云印刷系统正式上线之后,计划于一年之内在全国范围内开1000家加盟门店,天津设立印刷总基地。加盟门店使用长荣健豪平台,既可以开展自己的印刷生意,也可以把自己印不了的活交给长荣健豪云印刷来印制。有意思的是,此文一出,北京盛通印刷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栗延秋回复了一句:“还是eprint模式”。
 
所谓eprint模式,就是2013年12月3日在香港成功上市的eprint集团,他们受台湾合版印刷的启发,开辟了更为成熟的网络印刷自助平台,而不同于台湾合版印刷相对封闭的市场。eprint打造的是地域广泛的网点授权加盟模式,任何使用eprint平台的企业,即使没有印刷机,即使没有销售,只要借助其平台获得订单就完成了一次生意,而所有的网点汇聚而来的活件都通过eprint高效的合版印刷实现最低成本和最高效率的生产。
 
所以栗延秋的评论不无道理,无论是eprint还是长荣健豪,走的都是“平台+加盟”的“中央厨房”模式,实现信息流和物流的统一。这种模式最大的优势在于借助统一的信息流平台实现最大限度的印刷产品标准化以及商业操作规范化,而标准化的产品、统一的定价又让规模化生产得以实现,进一步降低成本。
 
但这种模式确实存在一个问题,作为加盟商是否甘心用市场换产值,既保持自己的运营独立性又从平台“补血”受益,忠诚度很难建立起来。
 
然后是我要印与大族冠华的小型合版云印刷平台,他们又走了另外一条路,并不亲身参与印刷业务和设备,而是在网络印刷服务的外围搭建服务平台,使用免费的云存储和流程管理软件服务,提供团购低价的印刷耗材,让中小型印刷企业的“主权”依然保留,这也是契合我要印提出的业内“第三方平台”的理念。借助免费策略吸引客户迅速加盟,做大平台,这个初衷没有问题,但也有隐患,那就是如何让客户既享受免费服务,又能继续保持对平台的忠诚度?而外围服务等资源市场中可替代性又太强,短时间内聚集资源可能很难。
 
然后,笔者发现其实行业内还有另一种“低调”的平台模式——印通天下。也许你知道沈阳三原色、河南彩虹光、北京雅迪、重庆金雅迪等印刷企业,但或许你不知道这些企业都是印通天下的成员,他们由综合性的印刷设备及解决方案代理商威誉牵头,共同建立“互助基金会”,每家印企实际上是印通天下的股东店,成员使用互联的网络平台,实现信息流互通,同时采用团购形式采购设备、耗材以降低成本,业务也各自分工,企业间可实现资金互助。有意思的是,印通天下颇具耐心地从一开始就在考察及培养客户,先是硬件环境过关,接着是软件及管理过关,业务更是因为较为成熟的网络接单平台实现异地及合版印刷,把加盟的企业当成自己的分身来经营,由于无需建立自己的印刷基地,也同样做到了轻资产。
 
笔者相信印刷行业平台很难做到一统天下,最后很有可能出现的局面是,印刷企业使用多个平台,有活才是王道,平台大战即将华丽地开始。

备案编号:京ICP备14055921号-1